铅华弗鱼

对朋友家的真•鱼丸念念不忘的丸子。
主刀剑乱舞乙女向,辣鸡写手。小学生文笔,想啥写啥,自娱自乐向。以自己写得开心为主,如果看官能够开心那真是太好了呢~
深陷鹤沼,没准有时会写写髭切或者其他人。偶尔的偶尔会写阴阳师!
轻微社恐,不怎么会说话,一般是没有恶意的(❁´◡`❁)*✲゚*如果触及雷区请见谅orz欢迎勾搭(*/∇\*)
我,我又改名了orz

关注须知

因为要说很多事情,所以单独写出来了。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到,不过还是希望你们看一看。

是这样的,作为一个十三流写手,我心里还是

有点b数的,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程度的渣渣。从很

久以前开始尝试写作,到后来终于勉强敢于在公

众面前发表这些作品,一路走来也算不容易了

吧。不得不说的是,刀剑乱舞相关是我第一次尝

试同人创作。我入坑比较晚,一年半多以前开始

接触刀男,然后有了嫁刀,最后开始慢慢尝试写

一些同人,能得到诸君的支持真是非常开心,因

为鄙人真的还有待磨砺。所以很感谢坚持到现在

没有取关我的诸君,虽然可能记不太清我这个人

了(。)然后再就是要交代一下我断更几月的缘

由,如果有时间希望诸君看完。暑假中期鄙人开

始沉迷凹凸,这个时候懒癌就犯了。给自己找了

很多理由。加上一些私事,所以更新这事就一拖

再拖。我的懒癌相信诸君大概能感受到,鄙人非

常短小并且思路略带混乱,所以给各位带来了不

好的观感真的相当抱歉...然后的话鄙人的懒癌真的

非常严重,加上现在处于高二地狱,所以可能基

本没有时间更文...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虽然

鄙人很早以前就在尝试写作,但是并没有写完过一部可以称之为作品的小说。不过此时现在诸君

所见到的这个中篇小说还是准备比较齐全的,大

纲早就拟好了,但是真的有一点心有余而力不足

的感觉,学业压力相对还是比较重的,不过我会

努力克制我的懒癌填完这个坑,希望诸君不嫌弃...

然后的话,下周有时间我会更新,以后的更新的

话实在是固定不了,寒假也许能稳定更新,不过

鄙人文笔过于糟糕还请诸君见谅,请诸位慎关(´;

︵;`)虽然现在深陷凹凸,但是我可以保证,我依旧

很喜欢刀男,依旧很喜欢鹤丸。所以我会努力填

完这个坑,为了我爱的人以及愿意等待我的你

们。还有就是下周我会对之前的内容做出适当的

调整和更改,如果有时间希望你们看一下,方便

衔接内容...(虽然说是断更理由但是比较乱,抱

歉)然后的话...暂时不知道说什么了,先就这样

吧,希望你们能看到如果可以的话请你们骚扰我

(求您!)催更也好什么都行!有空来找我玩,

谢谢你们,我最近写的杂感如果不嫌弃是可以给

你们看的...不过很零碎就是了。

感谢观看到这里的你们!

(表达比较混乱,非常抱歉)

透明文手小秘密

我...写得还不多,肆真正的咸鱼orz各种找理由的废人,不过是这样的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真的不似我想碎!肆他们让我碎的!(你在讲什么鬼话)

是这样的,我就是那个埃米,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芳泽无加:

有病的群里聊天日常

你们怕不是有毒

I  watching  you

最后艾特

 @铅华弗鱼 这是螺丝头像的嘉吹阿季【皮埃米】

 @极蛤5x冬蛤夏草 这是一片马赛克头像的请称呼我为最后的小姐姐的爬爬【皮帕罗斯】

 @人偶师寂秋 这是丹尼尔头像的画画太烂已被枪毙处决的寂秋【皮丹尼尔】

 @你们都不认识我 这是哭泣头像的金的总裁【皮金】

 @迦菲铲屎官努力中🐾 这是头像带有娘子的迦菲

还有的没艾特到_(:зゝ∠)_

挑起贴屎风波的是爬爬

我挂你们

大家好我明天要更新[。]

悄悄趁十一搞个点文……若是没人我就删掉了噢……时间截止于恢复正常更新之日(不你)不好意思打tag,请带梗emmmm其实百粉早就到了,不过发生了点事我的百粉截图也弄丢了……换了id你们还记得我吗(不本来就不记得)正文我会慢慢屯稿,点文(如果有的话)我写了回先发出来!不过速度很慢!爱你们!谢谢不取关之心!

开学,长弧,囤稿,请等我。

本丸里有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审神者是什么体验

短小不精悍,然后相当神经质,并且都是比较无聊的老梗
大概每个场景不是同一个审神者
ooc严重,所有刃都喝了假酒
小学生文笔注意



Scene 1

某天大俱利伽罗突然拦住了审神者,抓住她的手,非常认真地看进她的眼睛,然后对她说:“我讨厌女人,不过我不讨厌你。”

审神者愣了一下,缓缓地抽出手来。

“那当然了,我可是个男人。你想证实一下吗?”

然后审神者就邀请了大俱利伽罗一起沐浴。


Scene 2

“主上,我喜欢你。”鹤丸国永深情地凝视着审神者,“发自内心的的喜欢。不是开玩笑,也不是像吓你。”说着,他顺势拉过审神者想要亲吻她。

然后审神者迅速地挡住了他的嘴唇,出其不意地反手壁咚了他。

鹤丸国永勾起唇邪魅一笑,就听审神者阴恻恻地笑道:“想跟我打架就直说嘛不用拐弯抹角的我多宠你啊。”

然后他们就真的打了一架。


Scene 3

“主,请你听话一点,好吗?”压切长谷部笑得无奈又温柔,眼眸里是淡淡的宠溺。

不到他腰际的幼小审神者看着他手中的假发愣了愣,然后毫不犹豫地跳起来准确无误地踢到了他的膝盖上。

“都跟你们说了我只是营养不良导致脱发而已!!不是秃头啊我还年轻!!”


Scene 4

#震惊!刀剑男士接连离丸出走竟是因为这个!是人性的丧失还是……!#







没了。 @易安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你说想看的打戏我写出来了哦【不是】

关于我家审神者是童养媳的那点故事 柒②

乙女向注意避雷
婶婶有名字
小学生文笔以下注意
也许有ooc注意





“雫,你在想什么呢?”内心深处,有谁这样问着。

“雫,为什么你总是不笑呢?”疑问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雫,你为什么没有感情呢?”疑问的语气变成了咄咄逼人的质问。

“雫,你为什么……”

“……没有死呢……?”

……

随着最后一个音的落下,南里桥彻底陷入了黑暗。梦境变得沉静,给人以温润的感觉。

就像那一次一样,南里桥渐渐变得异常安心,然后试图放任自己彻底沉入梦境。可是事情依旧不尽人意——

呼唤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这一次似乎是熟悉的某人,嗓音里带着急切和疲惫。

“——主……”

“主上……”

南里桥不情愿地转了转眼珠,缓缓地睁开眼。不太清晰的视野里只看到一团再熟悉不过的白。不知为何,她感到脑袋一疼。

鹤丸国永一见南里桥醒了,有些激动地做出想要拥抱她的动作,随即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讪讪地收回了手。

“那个……主上啊,你再不醒过来,我可是要遭殃了呢。不过也是怪我昨天没有看好你让你喝了那么多酒啊。”鹤丸国永说着,像是在掩饰什么一般有些古怪地挠了挠脑袋。

“啊……是吗。”仿佛是应验了他的话一般,南里桥感觉脑袋发涨,并且微微地再次疼起来。

“但是鹤丸你也不用自责哦……毕竟也是我自己没有节制啊。”南里桥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俨然是成年人的嗓音了。她使劲闭了闭眼,刚想继续说些什么,却突然僵住了。

南里桥睁开眼,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鹤丸国永见状也挺直了身子,感受到南里桥非常认真的凝视。

“鹤丸啊。”她如同叹息一般唤道。鹤丸国永不明所以,接着就听她继续说道:“你是不是……老年人骨质疏松,所以变矮了……?”

鹤丸国永闻言瞅了瞅只需微微低头就能看到的瘦瘦高高的女孩,有些悲哀地慢吞吞地回道:“不是……是主上您,又长大了。”

“嗯,也是呢。”南里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最近似乎长大得太快了。

鹤丸国永看着南里桥思索的模样,犹豫着继续说道:“主上你好像并不是长大了一些那么简单……”

“?”南里桥不解地抬头,望进那片动人心魄的金色。

“主上你似乎,变回原样了。”





对不起我好短小啊,越来越短小了啊——虽然有些匆匆,不过马上就要进入奇怪的阶段了【不是】跟预想的不太一样,不过也是改了一些情节的原因吧emmmm叙事能力真的渣,不过写到让我兴奋【?】的地方就好了吧,吧。

关于我家审神者是童养媳的那点故事 柒①

乙女向注意避雷,cp鹤婶
有私设婶婶注意
也许有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以下注意





“次郎!我们来喝酒吧!”这一天,次郎太刀正抱着酒坛喝得正欢,就听一声巨响,然后惊恐地发现自己房间的门被拍坏了,露出了南里桥清秀的脸。南里桥的脸微红,头微微仰着,用看垃圾一样的眼神俯视着屋里的人,两只手都拎着瓷白的瓶子。

一见这个场面,次郎太刀的酒一下子就醒了一半。

绝对是醉了。而且看这架势应该都不怎么清醒了,再喝点估计就要撒酒疯了。次郎默默地想道。于是他只得抬脸刚准备绽开一个笑脸,就看到门口只剩下拂过的发尾。

“那个……”次郎一转头,刚想对身后的太郎太刀说些什么,就见这个大个子慢悠悠地站了起来,朝南里桥离开的方向走去了。

次郎看着兄长离开的背影,愣愣地抬手往嘴里倒了一口酒。

而那边,南里桥已经干完了最后两瓶酒开始发酒疯了。

“今天是我父亲的八十岁大寿,在这里我想献歌一曲——”南里桥自顾自地说着,用着空酒瓶当话筒,然后清了清嗓子。

“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

正当她非常忘情地唱起来的时候,鹤丸国永努力忍着笑,拍了拍身旁呆滞的石切丸,非常认真地说道:“辛苦你了。”即便鹤丸国永做出很认真的模样,但是他的嘴角终归是抖得撑不住了。

石切丸怔怔地点了下头,好像很想说什么,但愣是憋不出一句话。

于是鹤丸国永彻底破功,笑得直不起腰来。

不远处,几位大家长已经赶来收拾残局了,鹤丸国永余光一瞥,赶忙站起来,按住了已经演唱完毕准备继续搞事的南里桥的肩膀,强迫她安分下来。

“主上,该去休息了吧?很晚了哦。”鹤丸国永一边压抑着忍不住翘起来的嘴角,一边用略发抖的声音对南里桥如是说着。

“休息?我不要啊!”南里桥嘟嘟囔囔地说着,“我要去给……隔壁的小姑娘道谢!她送的桂花酒非常好喝!”她这样说着,做出立马就要冲起来行动的样子。

“不行啊,主上,”鹤丸国永话音未落,就见太郎太刀已经只有一丈远,心下不太想看到之后的画面,于是他心一横直接把南里桥扛了起来,回身对着以太郎太刀为首的几位大家长说道:“没事没事,你们不用搞这么大阵仗的,助手只是喝了隔壁那位送的礼物而有些醉了而已,我来处理就好了,我会负责把她送回去的。”

鹤丸国永笑意盈盈地说着,感觉肩上的人抓着他的衣服不放,并且越抓越紧。南里桥感受着脑袋发涨的不适感,感觉稍稍清醒却更加糊涂,只得口齿不清地唤了一声:“鹤丸啊……”

鹤丸国永闻声下意识地应了一声,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听得肩上人哇的一声,然后……

吐了。

那一瞬间,鹤丸国永以及面前的人的脸全都黑了。






我,赶上了(┯_┯)今天出了点小意外,所以,所以明天会有下面部分。其实,我也不知道大晚上的我写了个啥。我的心好痛哦( ゚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