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华弗鱼

因为是十三流写手所以不打预警啦x
瞎几把乱写,全是灵光一现
头像来自空气太太,她太可爱了(危险发言)

#震惊!某本丸审神者竟借醉酒强上自家刀剑!

私设婶婶,有名字
婶婶异色瞳注意
有私设,刀男可以知道婶婶的部分名字(小名)原因以后交代
感觉ooc严重
假标题,别信2333
就是一个婶婶醉酒的普通小故事
信我
一定要信我
不要往下看→












“……啊。这可真是个……”

极大的惊吓啊。

白发的付丧神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自己不过是出去了一小会而已,这是发生了什么。

真正意义上的“横尸遍野”。

突然鹤丸感觉到有人抓住了他的脚腕,低头看去,是躺尸的鲶尾。他颤抖着一脸惊恐地低声说道:“小心,主殿,主殿她——”话音未落,不远处传来非常细微的声音,紧接着是一声惨叫。

“唔啊啊啊啊主上!!!!主上你要干什么!!!”

咔。

声音瞬间消失了。

鹤丸和鲶尾面面相觑。很显然那是某个大块头的声音。

鹤丸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一阵凉风从他身边拂过,然后停滞在了他的身后。

鹤丸保持着低头的姿势,此时脚边的鲶尾已经继续躺尸了。鹤丸隐隐猜到是个什么情状,僵立了好一阵发现身后人没有任何动静,于是猛地一个转身不顾对方的挣扎把她按在了自己怀里。

鹤丸看着怀里人黑色的头顶,松了口气。

果真没有猜错。

鹤丸一手将女孩子的双手控制在身后,另一只手搭在她的头顶上狠劲地揉了揉。

“主上你今天可真是,吓到我了啊。”

怀中的女孩子自被控制住之后就不再挣扎,安安静静的模样。鹤丸看着她抵在自己嘴唇下方女孩头顶漂亮的发旋,心里生出一种冲动,不由得依恋地轻蹭,引起怀中人不安的颤动。

南里桥感觉意识终于清明了一些,费力地把头抬起。

感觉头顶的光有些晃眼,南里桥眯起眼,交错的光在黑色和浅粉色的眼睛里轮番流转。

……

鹤丸像是被迷惑了一般看得愣了好一会,然后猛地抱住南里桥,一点一点地把对方紧紧禁锢在怀里。

“……唔?!”南里桥明显是被惊吓到了,挣扎了几下未果后,只得安分地呆在他的怀里,然后犹豫了一会,双手悄悄地绕过鹤丸的后背,回抱住他,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背。

……如果是在完全清醒的时候,她肯定会拒绝的。

所以说,喝醉了也是件好事吧。

至少,不会拒绝他的靠近了。

这样想着,鹤丸不禁更加搂紧了怀中的人。也不知是不是用力过大,女孩子轻微地抖了一下,但是没有反抗。

鹤丸对于怀中少女的安分感到更加不舍,却仍是轻轻地放开了她。

南里桥退开几步,脸上露出很迷茫的如同婴孩一般的神情。

鹤丸见状,叹了口气,低下头,让自己与她平视。

“雫去睡觉吧,好吗?”

南里桥似乎还保持着一瞬的清明,摇了摇头,淡粉色的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绷直的线。

“……为什么?”鹤丸在心里暗暗盘算着,如果她再拒绝就直接来硬的扛回去。却见南里桥许久不应,紧接着摇晃了一下猛地向前倒去。

鹤丸急忙接住对方,却不想被一股冲力直接推倒在地。

这时就形成了一个奇怪又尴尬的姿势了。鹤丸想,要是被某些刀看到了,估计是会被拖出手合的。

这时南里桥右手抓着鹤丸的半边衣襟,摇摇晃晃地用左手撑起半边身子,抬起头看着他,眼眸亮晶晶的不说话。然后突然展露出一个孩童般纯真的笑容,笑眼弯弯,异瞳里是比任何星辰都要美丽的颜色。

然后她轻声说,声音带着许久未发声的微微沙哑。

“抓到、你了。”

鹤丸感觉心头一跳,刚想伸出手抚上南里桥的脸颊,却突然被一股大力猛地拉了起来,然后感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自己便被限制住了动作,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鹤丸感觉无语却又不意外。该说不愧是自己主上么,有时带给自己的惊吓比自己带给她的还多。

鹤丸悄悄伸出左手准备找准女孩子的弱点反攻回来,却感觉身上被施加的力道一松,然后身后人便倒在了自己身上。她的脸刚好停滞在刚刚被她扯下衣襟而半裸露出的肩膀出,温柔的呼吸让鹤丸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于是他慌张地翻过身来把女孩子换了个位置抱在怀里,然后有些挫败地低下了头。

哈啊……糟透了。



写这篇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这是什么玛丽苏剧情】
嘛但是写完后还是很愉悦的
我是不是写得ooc了

评论(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