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华弗鱼

因为是十三流写手所以不打预警啦x
瞎几把乱写,全是灵光一现
头像来自空气太太,她太可爱了(危险发言)

关于审神者是童养媳的那点故事 壹

还是之前那个婶婶,不过故事不太一样
暂时没有cp,cp发展向是鹤婶,大概比较慢热
应该是个大坑,分成几个大的部分
也许有ooc
小学生文笔orz




“……主上……主……醒醒……”

“醒……”

断断续续的呼唤声传到耳边,又悄悄地散去。

嗯……是谁的声音呢。南里桥试图辨认那人的声音,却抓不住一丝明晰的意识。

...好舒服啊,不想醒过来呢。她迷迷糊糊地如是想着。

“主啊!!!!”

突然声音变得清晰起来,紧接着南里桥感受到一阵剧烈的摇晃,于是费力撑开眼皮。

长时间的沉睡让脑袋有些昏沉沉的,南里桥努力地眨眨眼睛,视野才渐渐清晰起来。自己似乎是躺着的状态,眼前晃动的人影是非常焦急的长谷部。

嗯?是错觉吗?怎么感觉长谷部变得更高了?她困惑地眨巴了几下眼睛,盯着长谷部尝试确认自己的认知。眼见自己的认知似乎并无问题,南里桥暂时没有多想,只是摇摇晃晃地撑起半边身子,艰难地开口,声音有些沙哑,但是奶声奶气的让人觉得在撒娇一样。

“是长谷部啊,出了什么事情吗?”

记得自己是在睡觉来着,南里桥轻眯着双眼思索着,……嗯……等等?

……奶声奶气?

南里桥顿时吓得坐了起来,有些惊恐地看向了长谷部。对方无奈地回望她。她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却是不敢低头去看自己的身体,内心不断催眠着自己,颤抖着再次发声。

“可,可以给我一面镜子吗?”声音已经抖得快听不清了。

长谷部担忧地看了一眼自家主上,伸手不知从哪里掏出一面镜子放到南里桥面前。

还是自己的脸,不过变小了很多,看起来肉乎乎的,黑色的双眸里是盈盈的水光。

真正确认这个事实后,南里桥意外地反而冷静下来。

……真的变小了啊。她轻叹了口气。紧接着斟酌了一会,犹豫着开口。

“那个,长谷部。可以替我保密吗?”南里桥说着,抱着一丝侥幸,在心里都已经编好了借口。

长谷部沉默了好一会,然后打破了她的最后一丝希望。保持着无奈的表情回望她。

“主上,您已经昏睡了一天了。现在外面是晚上。”他提醒到,“您难道认为...这么大的事情能够压下去吗?”说着,长谷部示意性地指了指窗外,而南里桥只得默默地拉紧了窗帘表示不想看,妄图再装一次鸵鸟,却深知行不通。还没继续拖延,就见长谷部纠结了一会,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然后又是一道惊雷劈下来。

“……您的衣服,是乱给您换的。”

……

南里桥低头看了看身上非常合身的小裙子,感觉生无可恋极了。

去跳楼吧。……不,本丸好像没有高楼哦。

……

后来据狐之助所说,大概是南里桥个人体质的问题。

“审神者的灵力富余得有点太多了,导致了逆生长。也许过几天就长回来了……”狐之助在众多刀剑男士的凝视和小审神者的“威压”下颤颤巍巍地解释。

……是也许哦?

南里桥更想把自己藏起来不见人了。只不过本丸的各位却很开心,小小的主上非常可爱,逗起来非常有趣,因此许多人基本出阵回来第一件事就变成了,找主上玩。

后来演变为南里桥被各个刀派争来争去,最后被丢给了自从她变小之后就经常飘花的太郎。太郎是个非常称职的监护人,虽然有个酒鬼弟弟,可是南里桥基本没有闻到过酒味。

也说明了太郎是真的很喜欢小小的主上吧。

南里桥虽然对于某些平时不愿意亲近她的刀偶尔也会跑过来跟她玩感到有一点点欣慰,但是还是对自己的现状感到非常担心。

灵力没有发生大的变化,然而如果一直保持这种模样终归不是件好事。

不幸的是,这种状态没有丝毫要改变的迹象,足足维持了一个月也不见动静。

如此下去实在是不妙啊不妙,且不说她身为主上的威严何存,光是处理本丸的正常事务都变得麻烦了许多。

于是南里桥开始变得有些焦躁起来,经常一个人再本丸里迈着小短腿皱着眉走来走去。虽然并没有起到实质性的作用,反而让众刀男更方便在各个角落随手提拉到她。

唯一的变化就是她周边的气压低了不少,可是顶多就是看起来像个赌气的包子而已。

还是很受欢迎。比原样生气的时候看起来要温和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意识到这一点的南里桥更郁闷了。今天也依旧在不怎么愉快的踱步。

在这样下去会拖累大家的。南里桥胡乱想着,眉头皱得更紧了,脑子里一团乱麻,却仍努力地想要抓住一丝一毫解决问题的念头。然而毫无思绪。突然她感觉一个东西落下来,挡住了视线。她手忙脚乱地取下来,发现是一顶遮阳帽。

南里桥有些恼火地抬头,映入眼帘的景象却让她突然失语。那个白色的付丧神逆光而立,倾身露出爽朗的笑脸。

“哦呀,吓到了吗?初次见面,我是鹤丸国永哟,小主上。眉头皱那么紧,可是会变成很无聊的人呐。”鹤丸国永笑嘻嘻的,继续说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一来就听说我们主上是个可爱的小女孩,真的很小啊。”

南里桥安静地看着对方在阳光下有些反光的飞扬的白色短发,不禁在心里爆了粗。

小你大爷。
     
                                                                        TBC
下面是我的话唠时间!可以不用看!
想写这个故事蛮久了,时间线在紫罗之前,包括鹤丸刚刚来到本丸的故事。
是这样的,这个脑洞来自于一个念头。刀男都是活了很久的人了,见过太多的人,也经历过太多的事。但是本身做刀的时间也太长了,所以我想,要让他们像人一样有“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们被锻出来,可能都不知道“做人”是个怎样的概念,只是根据自己以前看到的在进行模仿和延伸而已。真正对为人处世有感觉的刀恐怕很少。
同时,审神者在他们面前也只是一个小不点。然后我想,如果在生理上真的变成了小不点,他们会怎么做?是个很老套的故事啦。当然,虽然生理年龄变小了,智力记忆都还在,所以他们会养大一个不太一样的“女儿”。看着婶婶长大,改变,也是让刀刀们学会做人【不】的过程。
所以,这大概是个“婶婶教你如何做人”以及婶婶在无意之中教会了某刀如何爱上一个人,又如何去爱的故事【不是】
也许表达不好,不过我会尽力的。
然后这个故事在婶婶“长大”之后会也许向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也许会有一些非自然现象的描述。故事结束后我大概会整理一个时间线来吧【←请记住这个flag】不过是个稍微有点长的故事就是了。但是婶婶长大是很快的!!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这个故事的开头我想了好多个orz嘛,暂时先这样吧。
少占几个tag……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以上。

评论(7)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