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华弗鱼

因为是十三流写手所以不打预警啦x
瞎几把乱写,全是灵光一现
头像来自空气太太,她太可爱了(危险发言)

关于审神者是童养媳的那点故事 肆

未来的乙女向注意避雷
婶婶暂时是幼女设定,不……已经是小少女了
文笔喂狗注意
也许有ooc
嗯……还有啥来着







清晨,南里桥慢慢地睁开眼睛。她眯了眯眼,逐渐适应了房间里的光线,揉着脸坐了起来。

嗯……感觉是个好天气啊。南里桥望了一眼窗外。然后不禁笑起自己来。

这里是本丸啊。

南里桥稍微坐直了一下,突然听到一些细微的声响。她不由得僵了一下。

如果没听错的话,是布料撕裂的声音。南里桥缓慢地低头,发现一个惊恐的事实。

……这件衣服肯定不行了。南里桥抬手摸出枕头下的一面小镜子,缓缓举到面前。又是呲啦一声。

镜中的自己变大了一些,约莫十岁的模样。

依稀记得小时候的自己是长得很快的,按这样来算也不过七八岁而已。南里桥想,可是却没办法高兴起来啊。

然而现在的问题是,要怎么出去见人呢。

南里桥试图裹着被子站起来,然后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衣服彻底撕坏了。她站在床上用小手费劲地捏紧了被角,脸上明显地写着“生无可恋”几个字。

风萧萧兮易水寒……可惜我不是壮士。南里桥自暴自弃地默默坐下来,把自己蜷缩起来蒙在被子里。

当膝丸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他看着那拱起的团团的小山包,轻轻地走过去,刚准备一把掀开,却被里面的小家伙紧紧压住了被角。

“……?主上?怎么了?该起床了呐。”膝丸微微蹙眉,试探性地加了力道,却不想里面的小家伙压的更紧。

南里桥沉默着,好一会才回道,声音闷闷的:“膝丸……帮我找乱要一件稍微大一点的衣服……要那种,呃,十岁左右的孩子穿的,简单一点就好,拜托了……暂时什么也别问。”

膝丸闻言有些不明所以,终究是没问什么,然后慢慢地松了捏着被子的手,转身走了出去,带上门的同时不忘略显担忧地回头望一眼。

咔哒。门关上了。南里桥依旧躲在被子里一动不动,然后慢慢露出毛茸茸的脑袋。

……太可怕了。这个世界对我怀有恶意。南里桥叹了口气,然后突然感觉床边有人。她隐隐猜到了是谁,刚准备若无其事地慢慢钻回去,却被按住了脑袋。

紧接着床边的人蹲下来,金棕色的眸子与她对视。

“哎呀,总感觉家主有点不一样了?”髭切一边说着,一边准备动手掀被子。

现在的南里桥哪里敌得过比她大的刀剑男士,只能在最后一秒保不住自己的被子之际非常用劲非常严肃一字一顿地出声。

“髭切,偷看衣衫不整的异性是不礼貌的。”

髭切微微松了力道,认真地看着南里桥。

“我没有偷看哦。而且家主你……有什么可看的吗?”

……

南里桥的脸黑了。皱着一张小脸刚想怼回去,就看见救星出现在视野里。

“主上,衣服我带来了,……嗯,你们在干嘛?”

此刻的南里桥,只想挣扎着缩进被子里再也不出来。

半刻钟后,南里桥捏着小裙子的花边苦着脸走出来。

“说好的简单的衣服呢。”南里桥幽怨极了,一双黑白分明的杏仁眼凝视着膝丸。

“他们说……这么大的衣服只有这一件,其他的要过几天给主上做。”膝丸低头瞥了一眼南里桥不怎么合身的小洋裙,很快地移开视线。

是“他们”哦?

南里桥保持着仰头的姿势,感觉脖子有点酸,眼睛也不眨地继续看着膝丸,感觉气氛有些尴尬。她皱着小小的眉头想了想,最后感觉脖子要受不住了,于是一手托着脖子,没头没脑地吐出几个字。

“……一二三木头人。”

一时间,膝丸和倚靠在门旁的髭切都沉默了,像是真的静止了一般,不知道怎么接话才好。

半晌,膝丸才憋出来一句话:“主上,想玩游戏...?”

南里桥摇摇头,悲壮地想,我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尬王。

然后南里桥就以要跟长谷部谈事情为名跑开了,两个小脚板翻得飞快,加上个子又小,不一会就窜不见了。留下源氏兄弟面面相觑。

“家主也真是个有趣的人啊。”髭切幽幽地如是评论。膝丸不知如何回答,只得僵硬地点了点头。

正当髭切离开门边准备回隔壁时,一转眼却不小心看到房顶有谁飘了下来,然后一个白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野里。

“阿尼甲……?怎么了?”膝丸见髭切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由得唤道。

髭切慢慢地把视线移开,摇摇头。

“有一点小发现而已,不碍事。”不过有点有趣就是了。

……

“呐,主上。”鹤丸国永挪到南里桥的身旁,“要不要搬到伊达组的房间来?”话音一落,鹤丸国永殷切地看着她。

……太近了。南里桥微微推开鹤丸国永凑得过近的脸,往另一边稍微挪开了些。

“为什么?”她把脸侧了侧以示自己在听。

“方便光仔给你做有营养的点心,帮助主上长身体。”鹤丸国永答得很快,像是早就准备好的答案一样。

南里桥停了手上的工作,抬起脸来理开挡在眼前的发丝,抿着嘴唇没有说话,好久才问道:“……那么这几天为什么你会时不时地跑到源氏的房顶去?”说着,她无意识地揪着领口的蝴蝶结。

鹤丸国永垂下金色的眸子看着她小小的手,犹犹豫豫地回答道:“因为……因为主上你看起来很不对劲啊。”

“?”南里桥歪了歪头,干脆放下笔认真地看着鹤丸国永。

……好白啊。南里桥想着。

“灵力也有波动哦。不止是我一个人感觉到了,其他人也有发现哦。”鹤丸国永补充道,发现此时的南里桥依旧开始扳手指了。

“……那只是身体变小了导致的不稳定吧。”南里桥的视线往下移了移,不再看鹤丸国永的脸。

“不对吧。”鹤丸国永伸手一把把南里桥提起来举高,迫使她不得不垂头与他对视。她的半长发服帖地顺着耳边垂下来,落到他的脸上。

“明明就不是这样的。主上你看起来非常、非常地不安啊。”鹤丸国永金色的眼睛非常耀眼,里面的光芒干净而又澄澈。

……太漂亮了。南里桥微微地撇开视线,试图挣脱鹤丸国永的手,离地的感觉让她有点不舒服。可是对方的固执和大力让她无可奈何,只得妥协。

“……只是一直保持着这副模样,有点不舒服而已。毕竟行动太不便了。”南里桥老老实实地看着鹤丸国永的眼睛陈述道,“而且感觉这一个多月来啥也没干,全都是长谷部他们在处理,感觉挺不好意思的。所以想帮点忙,但是又帮不上,然后就感觉有点烦。不过现在还好啦,情况至少有转变了。”

鹤丸国永皱了皱眉。南里桥见状心下知道他没有完全相信,于是就慢吞吞地接道:“就像你种了一颗大白菜,一觉醒来发现它变成了豆芽,你绝不绝望?”

鹤丸国永想了想,勉强接受了这个答案。然后他小心翼翼地把南里桥轻轻地放回原处,摆出如常的笑脸。

“说出来不就好了嘛。主上也不用多想,大家都是很愿意替主上承担这些的。”他说着,安抚般的伸手揉乱了南里桥的头发。女孩子低垂着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被藏起来的眼眸有些闪烁。

“鹤丸国永!!这是膝丸好不容易扎好的!!!”南里桥退开好几米与鹤丸国永保持着距离,抱着自己的脑袋恶狠狠地看着对面。鹤丸国永依旧笑得灿烂。

“话说回来,主上你是不是变重了?”

“是变高了,智障。”






tbc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