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华弗鱼

因为是十三流写手所以不打预警啦x
瞎几把乱写,全是灵光一现
头像来自空气太太,她太可爱了(危险发言)

关于审神者是童养媳的那点故事 伍

未来的乙女向注意避雷
也许有ooc
有私设小婶婶注意





“主上,有一个问题我在意很久了。”当膝丸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南里桥正在吭哧吭哧地啃米花糖。

南里桥抬头,舔了一下嘴角的碎屑,歪头看着膝丸。

膝丸皱了皱眉递过一方手巾,继续说道:“就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您说的那句话……”语及此,膝丸顿住了。

“?”第一次见面?南里桥托着下巴想了想,然后茫然地抬起头。

“……哪句?”

膝丸没有说话,只是有些严肃地看着南里桥,似乎是在辨别她话里的真假。南里桥只好再次努力地想了想。

“我想不起来。我说过什么吗?”南里桥眨巴着无辜的水眸仰头看着膝丸,然后又悄悄地咬了一口手中的半块米花糖。

膝丸看了看她手中的米花糖,又把视线转移到她的脸上来,不死心地再次发问:“主上你再想想,你那天说——”

南里桥蹙眉,叼着米花糖低头思索了好一会,然后放弃了:“我有时候记性不好啦……真的想不太起来了。”

膝丸有些挫败,闭了闭眼,然后说道:“您那天说,您想做我们家的妹妹,为什么?我可不觉的这是什么值得开玩笑的话题。”

“啊——嗯……”南里桥咔嚓一声咬下一小块米花糖,慢条斯理地嚼着,一边口齿不清地回道,“我说过了啊,因为你是个好孩子,髭切也是个好兄长。”

……你这不是记得吗。膝丸叹了口气,见南里桥还想说什么,伸手制止了她。

“主上,女孩子不要在嚼东西的时候说话。”

“嗯。”南里桥含含糊糊地应着,然后继续啃她的米花糖,明显一副不打算继续回答的模样了。

膝丸无奈地看了一眼吭哧吭哧吃得辛苦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南里桥,知道只能作罢了。

……可是,真的是有一点奇怪的啊。明明看起来是那么认真的模样。

仿佛,在渴求什么一般。

这边南里桥已经啃完了米花糖,擦干净嘴后刚想转头对膝丸说些什么,却突然听见髭切的呼唤声。

“抱歉。”膝丸站起来,向着南里桥欠了欠身,“我得出阵去了。主上,我会和阿尼甲一起带回好消息的。”

“啊……”南里桥愣了愣,然后点头道,“好的……去吧。”然后南里桥看着膝丸远去的背影,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而跑走的膝丸还不忘回头朝她挥了挥手:“主上——要照顾好自己啊——”

南里桥望了望膝丸离去的方向,然后低头看着手心里白色的方巾,小小声地回答道:“我知道了。我会的。”说着,她攥紧了方巾,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又什么都没抓到。

突然,一只修长的手伸过来猛地抓住了她小小的带着些许婴儿肥的手,然后轻轻扳开她的手指,取走了她手中的方巾。南里桥抬头,面前的人逆着光,阳光刺眼地射过来,她眯起眼睛,在阳光的死角处才恍恍看清了那双金色的眼睛,以及对方在阳光下飘飞的白色发尾。

“……是鹤丸呐。马当番还没够吗?”南里桥感觉阳光太过刺眼,不由得低下了头,任由他拿过方巾折好放在一旁,然后听到了他低低的笑声。

“主上真是记仇啊。明明喜欢我喜欢到要殉情……”话音未落,鹤丸便觉察到了面前的小少女的动作,笑嘻嘻地躲开少女的攻击。

南里桥给了他个白眼,然后站起来,转身从屋里拿过一个透明的小袋子,然后朝鹤丸摇了摇。

“你没有事情干是吧?没有事就跟我过来,帮我个忙。”说着,南里桥似是想到了什么,低头悄悄泄出温暖的笑意。

鹤丸国永所看到的,就是那个黑发如瀑眼眸明亮的小小的少女穿着可爱的便装光着脚站在地板上,低头勾起唇角,露出从未有过的温柔笑意。

她站在阳光并不好的暗处,却比外面大好的阳光要养眼得多,以至于很久以后说到最让他印象深刻的画面时,他总会想起那个时候的女孩子。

“诶。主上你刚刚是不是笑了??”

“没有。”秒答。






tbc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