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华弗鱼

因为是十三流写手所以不打预警啦x
瞎几把乱写,全是灵光一现
头像来自空气太太,她太可爱了(危险发言)

梦魇

乙女向注意避雷,cp鹤婶
有私设女审注意【不是之前那个】
只是个短篇
也有其他的私设注意
是个狗血的小故事
如有雷同……因为真的是个烂梗了吧orz
也许有ooc
小学生文笔注意





1

鹤丸国永又做梦了。又是那个梦。

梦里依旧是那个人,长发披肩,笑靥如花。可是她逆着光,面目模糊而熟悉,有着让他安心的嗓音。她似乎在说些什么,笑容逐渐变得哀伤。

她缓缓地转过身,然后步履坚定地向前走去。她似乎紧握着什么物件,看不透彻。

……你是,谁呢?

鹤丸国永又一次在茫然中醒来。没有惊慌,没有恐惧的梦。一次次地重复,像是在提醒他什么。提醒他似乎有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曾经真实地存在。

但是……想不起来。

始终想不起来。

鹤丸国永坐起身,无奈地叹了口气。

想不起来,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呢。

2

这个本丸的鹤丸国永很奇怪。

不愿主动与人接触,也没有热衷于吓人,不会在晚饭里加料,也不会在人多的地方多做停留。他经常做的事情,就是独自一人坐在一旁,安安静静的不说话。

光忠怀疑这是个假鹤丸国永,没准其实是白皮的大俱利。

太奇怪了。简直就像另一个人。可是光忠的潜意识却告诉他,以前的鹤丸国永不是这样的。

那到底,是发生过什么了呢。

3

“啊,鹤丸啊,为什么一个人?”鹤丸国永听到声音,下意识地回头。

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一个很有活力的小姑娘,不管做什么事都风风火火。她非常自来熟,连最不亲近人的几把刃跟她关系都还不错。

鹤丸国永算是唯一的例外。他并不讨厌这个热热闹闹的小姑娘,可就是对她亲近不起来。

——没由来的排斥。原因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

想着,鹤丸国永渐渐地恍了神。身旁的女孩子叽叽喳喳说着的话全然没有听明白。

“喂喂——鹤丸国永你这样很失礼啦,好好听人讲话好不好啦?”审神者有些不爽地双手抱胸,“感觉你总是在发呆啊,在想些什么啊。难不成——你看上隔壁的美女审神者得了相思病了?哇哦——了不起啊鹤丸——”女孩子开始别有意味地起哄,笑得眉眼弯弯。她的笑容是那么的扎眼,鹤丸国永甚至感觉被灼伤了眼睛。

他有些慌乱地站起来,浅浅地鞠了一躬:“主上,我还有事,先失陪了。”语毕鹤丸国永不等审神者的回答,脚步凌乱地慌忙跑开,留下更加凌乱的审神者。

审神者坐在原地,不爽地撇了撇嘴。

“什么嘛……这根本和说好的不一样嘛。我们家的鹤丸怎么这么无趣啊。”这样抱怨着,审神者站起来也离开了。

4

“……鹤桑……”光忠无奈地看着躲在厨房的鹤丸国永,一时停了手上的工作,“主她既然很喜欢你,那你也稍微回应一下她吧。小姑娘家家的,厚着脸皮追你已经很需要勇气了。”

鹤丸国永蹲在一边没有说话,只是把食指竖起来放在唇边示意光忠噤声。听见光忠的话,他依旧没有言语,只是露出一个苦涩的笑。

可是……她不是期待的那个人,若是应允了她,也只会对双方造成伤害而已。鹤丸国永没有说出口,却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诶?期待的人?是……谁?

光忠看着呆呆的鹤丸国永,又是叹了口气。

“鹤桑,这样可不像是你了啊。”

5

鹤丸国永连着躲了审神者一周。他也不懂这个小姑娘心血来潮的执着是来自何处,又会持续多久。可是他有些乏了。

对那个每天重复的已经如同噩梦一般没有尽头的梦境,对自己无止境的奇怪念头,也对审神者的坚持不懈和自己的躲避。

他决定和审神者谈谈。

6

“哎呀鹤丸终于不躲了吗,你这两天可真是找得我好苦啊!!”审神者说着,有些夸张地对着鹤丸国永张牙舞爪。

“主,我想……”鹤丸国永嗫嚅着,思考着要怎么表达。

“也许你对我有好感,但是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审神者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为什么?其他本丸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啊,他们现在都很幸福的哦?”审神者有些焦急地凑到他跟前来,然后故作惊讶,“你不会真的喜欢上隔壁审神者了吧?!”

鹤丸国永没有答复,金色的眼眸垂了下来,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审神者看着鹤丸国永一声不吭的样子,越看越气,直接一把把鹤丸国永扯起来吻了上去,然后气呼呼地说道:“你总是这副样子!婆婆妈妈闷声闷气的什么也不说!”这样说着的审神者唰地站了起来,闷头跑了出去,撞到了路过的某刃也没有理会。

鹤丸国永低头用手背擦了一下嘴唇,鼻息间还残留着少女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味。

……不是她。

7

鹤丸国永再一次做梦了。依旧是那个人,黑发如瀑。这一次梦里的他濒临崩溃。

“你是谁?告诉我好不好?”鹤丸国永被梦魇缠得快要绝望,恳求地看着梦中的女子。女子这次没有露出温柔或悲伤的笑,只是面目不清地看着他,嘴唇微张。

“鹤啊……”她似叹息一般轻声唤道。

“快走吧,这里有我。我会让你们——”

“活着回去的。”

然后她再次转身,这一次鹤丸国永看清了她手里拿着的物件,那是——

鹤丸国永。

8

这里的审神者不是原本的那位。

以前这个本丸有一个审神者,她没有现任审神者那样活泼,跟人说话时会有一些紧张,但是做事非常稳重,也非常真心实意地爱着本丸里所有的刀。

其中鹤丸国永是她的嫁刀。

面对他时她非常的宽容,即使被吓到晕过去也会笑着告诉他,我没事。

她不是一个身怀绝技的女侠,但是她在最关键的时候义无反顾地冲了出去,保护了所有人。

可是在她尸骨无存之后,却没有人再记得她。他们记得的,是另一个活泼开朗的审神者。

为什么会,忘记了呢。

9

鹤丸国永停下了脚步。他回头望了一眼,并没有人注意到他,审神者在短刀丛中与他们嬉戏。

鹤丸国永回过头,不再犹豫,跳入了刀解池。

被刀解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因为已经有了人形,炙热感真实而又强烈。

鹤丸国永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地消逝。眼角溢出的泪也被立刻蒸干。

对不起……我来陪你了。

对不起,你会遇到更好的鹤丸国永。

而这一个鹤丸国永。

整个生命中只想记住那个她的存在。
                                                          END






对不起我一直没有更文orz卡文卡得太厉害了,这个短篇也是挤牙膏挤出来的,还是要用完的牙膏。可能没写好orz不敢倒回去看……我明天更个小番外吧QAQ没错我就是不会写吻戏啦——【打滚撒泼】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