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华弗鱼

因为是十三流写手所以不打预警啦x
瞎几把乱写,全是灵光一现
头像来自空气太太,她太可爱了(危险发言)

#震惊!某本丸刀剑男士睡着后竟被这样对待!

乙女向注意避雷
有私设婶婶注意
这就是个番外
不知道是好久以后的故事
实在不知道取什么标题了就只能这样了
是个假标题,真的
灵感来源是楼下毛被剃了看起来很绝望的狗
小学生文笔注意
也许有ooc注意





午后,太阳不留情面地烘烤着本丸,连歌仙摆在外面的各色盆栽都被晒得垂头丧气的,各处都很安静,几乎只能听到蝉聒噪的鸣叫。

“啊——”突然一声惨叫惊醒了这个正在午睡的本丸。不少刃纷纷探头,脸上带着些许不耐。

“鹤丸殿安静一点啦,这个点是午睡的时间诶。”有刃如是说道。被点名的鹤丸国永意外的很安静,连头都没有露一下,只是沉默了一会然后应道:“好的。”

众刃也没有在意,都是渐渐散去了,只是伊达组的房间依旧没有安静下来。原因很简单,鹤丸国永被剪成了山伏国广的发型。

“……我是被谁记恨了吗。”鹤丸国永说着,脸已经快青了。

“我想……大概是的。不过要说具体是谁,也不好猜呢。”光忠一本正经地说着,却不敢直视鹤丸国永的发型,只是撇过头面带微妙的微笑。

“……伽罗仔,你是想笑吗……”鹤丸国永生无可恋极了,不由得抱住了自己只剩下短短的如同新发青草的白发的脑袋,“我该怎么出门啊。”

“没关系的,看起来还是很帅哦!”太鼓贞宗说着,忍不住再次看了鹤丸国永一眼,终于破功了。

鹤丸国永闭上了眼睛。

“光忠,能帮我推掉今天的工作吗,告诉主我不太舒服就好。”

光忠努力维持着平静,认真地回复道:“好的。”语毕就走了出去,然后控制不住地抖了起来。

不一会有脚步声传来,似乎有人正走过来,此人非常有目的性地走进了伊达组的房间,然后停在了鹤丸国永的面前。有布料摩擦的声音,此人似乎是蹲了下来。

鹤丸国永隐隐的猜到了是谁,没有睁眼,一把拉过被子把自己蒙了起来。对方没有阻止他,只是保持着同一个姿势没有动,好久才说话了。

“看来剪的很好嘛。”漫不经心的女声传到鹤丸国永的耳朵里,他一下子就僵住了。

然后他闷闷的声音带着犹疑传了出来:“是你……剪的?”

“是我啊。”南里桥回答得很快,“因为前几天你说很热啊,我今天就顺手剪了。”

“……是吗。”鹤丸国永的声音变得有些有气无力,“对不起,我今天可以在房间里呆一会吗?”

“?”南里桥有些不解,想要伸手拉开鹤丸国永的被子,却被鹤丸国永紧紧拉住。

“请出去吧。”鹤丸国永如是说道。

南里桥盯着拱起的的被子,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站起来和刚好要去厨房的光忠一起走了出去。

“光忠啊,为什么鹤丸看起来不开心呢?”南里桥垂着头,依旧想不通。

光忠看着身旁对这方面一窍不通的小姑娘,哑然失笑。

“主上,没有人是愿意让自己心仪的看到不帅气的样子的。”光忠叹了口气。

“那他为什么要喜欢我呢?”南里桥盯着自己的脚尖,心不在焉地再次发问。

光忠没有回答,沉默了好一阵才反问道:“那么主上你为什么不能把鹤先生当作男性来看呢?”

南里桥终于抬起了头,有些茫然而无辜地同样反问道:“他不是男性难道是冬瓜吗?”

光忠再次叹了口气。

“不是这样的,主上。”说着,光忠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才好了。

“那是怎样的呢?”南里桥继续发难。

“……总之,主上您还是稍微补救一下吧。要不然鹤先生他大概会消沉很久的。”光忠摇了摇头,只得说道。

南里桥重新低下了头。

第二天,鹤丸国永收到了一顶假发。

还是黑色的。

旁边有一张纸条,写着简短的话。

“趁此机会就换换发型吧,没准会给人以不小的惊吓。”

再后来南里桥有好几天都没有见到过鹤丸国永。






没有后续系列←_←就……就随便写写,其实有时候雫雫真是有些残忍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写了个啥。
后面就留给雫雫反省一下自己吧。真不容易啊鹤丸。

评论(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