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华弗鱼

因为是十三流写手所以不打预警啦x
瞎几把乱写,全是灵光一现
头像来自空气太太,她太可爱了(危险发言)

【安艾】意外的信仰

1

    “美丽的小姐,在这片危险的土地上我们有缘相遇,不知在下有没有荣幸成为您忠诚的守护骑士呢?”

2          不明真相的局中人①

   所有女孩子都向往过一次浪漫的邂逅,艾比也不例外。十多岁正是做梦的年纪,凭着不知从哪里打听来的不靠谱消息,小姑娘硬是拉着弟弟埃米要去凹凸大赛里找什么白马王子。

     巧的是,英雄救美这种桥段,真的给艾比撞上了。当那个自称“最后的骑士”的恶心帅出现在艾比面前的时候,向往爱情的小少女知道自己其实是有那么一点心动的。

   只不过那一点心动很快被安某人惊为天人的发言给打碎了,碎得很彻底。

   这是哪里来的恶心帅啊,真是受不了。艾比嘀咕道,选择性地遗忘了心脏可疑的错拍。

    虽然假装不在意地说出各种打击人的话语,艾比还是不由得偷瞟了几眼站在他身前的那个背影。

   明明是大赛第五,却有与其他强者不一样的气度。这一点终归是让艾比不自觉地关注起安迷修来。

    没有帅哥,看看骑士的背影也不赖嘛。艾比想。

3          懵懵懂懂的局中人②

    保护弱小,一向是安迷修的骑士守则之一。这是他的信条,早已成为一种理所当然。

    所以当看到艾比埃米姐弟陷入困境时,他丝毫没有犹豫地冲到了他们身前,自以为帅气地宣告了自己的名号。

    虽然结局有点让人感到挫败,不过自己还是又一次坚守了自己的原则呢!安迷修自我安慰着。

   唯一的意外就是当看到那名小小的女孩时,竟然鬼使神差地问出了那样的话。

    安迷修模模糊糊地意识到,自己是想做她的骑士的。

    然而安迷修知道,在这个大赛里,这样的想法是危险而又不切实际的。

    他不是爱做梦的小女孩,他深切地明白,在这个地方,没有人会永远陪伴彼此。

    可是,万事不可预料。那抹任性的红色闯进了安迷修的骑士信条,他面对这个尚显年幼的小女孩,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自己的信仰,始终是骑士道才对吧?

4          洞察真相的旁观者

    进入凹凸大赛对于埃米而言的确是个意外。任性的姐姐拉着自己在险恶的大赛里横冲直撞,竟也是阴差阳错地闯进了前百。

    该说是傻人有傻福吗。埃米在心底叹息道。

    原以为和老姐勉勉强强可以以自己的实力继续跌跌撞撞地冲,却不想突然有了一个“保护者”的存在。

    这样的意外对他们而言暂时性的有好处,但是老姐和这位大赛第五的关系可是有点微妙呢。

    虽然总是嚷着想有一个浪漫的邂逅,但当意外真正到来时却更加不知所措吧。

    埃米看着自家老姐别扭而又执拗地和安迷修站在一起的背影,有些恍然。

    也许连老姐自己也没发现,不知道何时起,她已经和这位骑士并排走了吧。

    不再是只呆在他的身后,做一个被保护者。

5          捅破真相的罪犯

    有什么开始变了。从那一天开始。

    那一天,艾比对安迷修说“我不是弱小”。

    艾比很认真,没有像平时一般地闹别扭,没有嬉笑。

    “安迷修,我不是弱小。我也可以保护别人。”艾比如是说着,声线却莫名地有些颤抖。

    但是必须要说出来,即便自己再迟钝,也不能以此为理由装傻做愣。

    艾比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地问。

    “所以,你还有理由可以保护我吗?”

6      意外的受害者

    安迷修还是经常和艾比埃米姐弟一起行动,只不过有时会一个人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虽然这两人的关系真的很让人着急,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这种事情根本没办法插手啊。然而很快埃米否定了这个想法。

    也许,还是有可以做的事情的。

    埃米瞅了瞅从几天前开始就闷闷不乐的老姐,默不作声地挪了过去。

    “喂喂,老姐,你是不是喜欢安迷修啊。”艾比斟酌了一会,决定还是打直球。

    听到这句话的艾比顿时不生闷气了,腾地立起来就给了埃米一个爆栗。

    “嘿你个衰仔,”艾比刚想说些什么,又找不到指责的理由,只得气鼓鼓地重新坐下了。

    埃米悻悻地揉了把隐隐作痛的脑门,估摸着这次是得不到答案了,于是决定悄悄跑路,却听见艾比闷闷地发声了。

    “...也许是这样的。”艾比慢吞吞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好像比他帅的帅哥也没那么耀眼了。”

    是你的眼光有问题吧。埃米暗自腹诽。

    埃米清了清嗓子,打算跟自家老姐好好谈一下。

    “老姐啊,你真的想想好了吗?如果你选择了他的话,可不能只做一个远程支援了哦?"”埃米相信自家老姐应该能清楚地明白,若是只做一个幼小,是不能与他并肩的。

    艾比迅速地给了埃米又一个爆栗,叫道:“你这
个衰仔,对姐的远程支援有什么不满吗! !!"嘴
上这么说着,艾比的心里却打起了鼓。双腿不受控制地自我行动了起来。

    看来自己心里已经有打算了嘛。埃米松了口气。

    而那边,艾比犹豫着问出了一个问题。
    “喂,笨蛋骑士,你的信仰是什么?”

7          未知的加害者

    埃米死了。死于一个意外。在那场意外里,安
迷修恰好不在。

    艾比变得很沉默。她不再那么爱笑了,也很少
再叫安迷修“笨蛋骑士”。

    安迷修很是不知所措,但是当前最重要的并不
是这个。

    也许是他近来与两姐弟太过频繁地共同行动,有不太妙的人盯上了姐弟。于是当姐弟俩落单的时候,事情就顺理成章地发生了。

    当艾比回头的时候,只看见血遮盖了视野里的蓝色。她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也许是太过震惊的缘故,她连眼泪都流不出来。脑子里一片混乱,只有一个想法无比清晰。

    对不起,埃米,我再也不会来这种鬼地方找帅哥了。

    安迷修赶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艾比保持着一个姿势呆呆地站在那里。

    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凹凸大赛,她亲爱的弟弟连尸体都没剩下。

    还没来得及最后说些什么,就再也听不见他的絮絮叨叨了。当艾比意识到这一点时,她的心彻底凉了。

    怎么办啊,笨蛋骑士。

    只不过这一切,艾比都没有说出口。虽然艾比的情况很让人担忧,但眼下安迷修只能时刻握紧手里的双剑。

    然而一切都是很平静的样子,直到艾比开口,用失去活力的嘶哑嗓音,听得安迷修一颤。

    “笨蛋骑士,你的信仰是什么?”

8          意外的战斗

    意外往往来得猝不及防。安迷修和艾比,终归还是陷入了苦战。

    虽然敌人是实力不容小觑的强者,虽然她的手还是在颤抖,但是艾比还是一次又一次地用尽全力射出了箭。

    这样的攻击对强大的敌人来说作用不大,不过安迷修还是因此感到轻松了些许。

    安迷修在战斗的空隙,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艾比。小小的红发女孩认真的样子,是意外的美丽。

    只不过,更大的意外还是出现了。敌人也是有同伴的。

    “喂,笨蛋骑士,带着我是不是很麻烦?”艾比没有抬头,很突兀地问道。

    安迷修无暇回答艾比的问题,只得护住她躲过一波攻击。

    艾比没有在意,稍微收了一下天使射手,似乎是在喃喃自语。

   “他们的目标是我吧,虽然也是拜你所赐呢...”

    安迷修有些艰难地再次转了个身,想起艾比呆立在血泊前的模样,他略微低了下头,木讷地道歉。

    “...艾比小姐,对不起。”

    艾比笑了。她凝聚了毕生的勇气,再次问了似曾相识的问题。

    “安迷修,你的信仰是什么,也该告诉我了吧。”

9          信仰

    艾比没有来得及听。她消失在安迷修的怀里。她最后笑着喃喃自语着什么,让强大的骑士彻底决堤。

    “我还是不知道啊...不过,我的信仰,好像...”

    “...是你给我的呢。”

   真是意外啊,笨蛋骑士。

10

    “美丽的小姐,在这片危险的土地上我们有缘相遇,不知在下有没有荣幸成为您忠诚的守护骑士呢?”

    “......”

    “好啊,笨蛋骑士。”

评论(1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