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华弗鱼

因为是十三流写手所以不打预警啦x
瞎几把乱写,全是灵光一现
头像来自空气太太,她太可爱了(危险发言)

关于审神者是童养媳的那点故事 陆

未来的乙女向注意避雷,cp鹤婶
婶婶暂时是幼女注意
婶婶有名字注意
文笔喂狗注意
也许有ooc

start→
.
.
.
.
.
.

“主上啊。”鹤丸趴在南里桥的床沿边,眼眸亮晶晶的,试图用凝视唤醒自己已经睡到中午的小主上。但是显然没有什么效果。此时的南里桥只是蜷缩在被窝里平稳地呼吸,只露出小小的脑袋暴露在空气中,漆黑的发丝温润服帖地垂落着。听到鹤丸的轻唤,南里桥翻了个身,没有理会。

“主上啊——”鹤丸趴在床沿,不死心地又叫了一声,漫不经心地继续说道,“大家可都早就起来忙了哦。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吓让你乖乖起床——不过,似乎隔壁已经有更大的惊吓了呢。主上,真的不起来看看吗?”

南里桥不情愿地往被子里拱了拱,准备继续装死,却听鹤丸继续说道:“那个人已经在等你了噢。”

“...”南里桥发出一声叹息,这才慢慢从被子里钻出来,不情愿地睁开迷蒙的眼睛。还没来得及伸个懒腰,就见眼前有谁的手递过衣物来。

南里桥自然而然地顺着那双骨节分明的手看了上去,紧接着便对上了一双带着笑意的金色眼睛。那双眼睛里有若隐若现的光点,让人心头微动。

不过南里桥只是愣了那么几秒,就回过神来,偏头接过衣物,做出要赶人的模样:“你先出去吧,我一会就出来。”

鹤丸难得没有搞事情,乖乖退出房门。南里桥瞟了一眼关上的木门,慢慢地叠好被子。然后麻利地换好衣服,打理好自己的装束,刚伸手想推开房门,却被自己视野里那双白嫩的小手吸引住了目光,不由得停下了动作。

南里桥捏了捏自己的手。不得不说,缩小成这幅模样之后有了不便也有了方便,本丸的大家都很照顾自己,但也有了一些让自己很不爽的情绪。

是什么呢。南里桥嘟囔着,却放弃了苦思冥想,只是继续着刚才的动作,推开了门。门外正好的阳光悠悠地透了过来,带着细碎的光粒停留在她的眼前。

真是美好又安宁的一天啊。南里桥感叹道。不过这样的安宁还没持续多久,一张白净的脸就凑了过来。

鹤丸保持着笑嘻嘻的模样,催促道:“主上动作还真是慢啊,不过还是得快一些比较好哦,我保证隔壁的孩子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南里桥闻言挑了挑眉,这才想起方才自己还处于迷蒙状态时某人的话语。今天的源氏兄弟大概都出阵去了,也难怪这家伙能这么顺利地跑进她的房间。南里桥甩甩头,虽然按道理来说应该对刚来的邻居友好一些,不过倒也是不能放下警惕,毕竟对方可是鹤丸感兴趣的人啊。南里桥一边这样想着,脚步也慢了下来。不过她却忘了自己此时娇小的体型,回神时发现已经落后鹤丸一大截。

南里桥皱着一张小脸纠结了一会,继而用稚嫩的嗓音尽量大声地叫道:“鹤丸!先等一下啦……我跟不上……!”她的声音越说越小,显然是不太愿意承认自己跟不上的事实。毕竟在没变小时她也姑且算是高挑类型的了,现在的情况不免有些丢脸。

不过鹤丸却不这么想,听见声音就回过身来,看见费力地小跑着的小不点就笑开来,几大步走过去就轻松地把南里桥捞了起来,半扛半抱地继续前进。

意识到自己被抱了起来,南里桥有些不好意思地微微红了脸。她也知道即使被放下来也只会重复刚刚的场景,所以干脆放弃抵抗,半趴在鹤丸的肩膀上等着到达目的地。

鹤丸侧了侧脸,便看到小少女被半长发遮住的小半张侧脸,不由得勾起一抹不明意味的微笑。

被人依靠的感觉并不差,何况对方是自己的主上。鹤丸寻思着,没准下次还可以逗逗她,女孩子总会有不得不依靠他人的时候嘛。

没等鹤丸想好捉弄小不点的办法,就见长谷部领着一个穿着非常华丽的少女走了过来。一看见抱着南里桥的鹤丸,长谷部急忙加快了脚步窜了过来,一把把南里桥抱下来放在地上,然后半蹲下来直视着她的眼睛,急切地问道:“主上!鹤丸这家伙没对你做什么不利的事吧?放这家伙进主上的闺房还真是不放心,不过……”

南里桥无奈地看了一眼鹤丸,对方耸耸肩膀,没有打算对做解释。她只得转头看着长谷部继续絮絮叨叨,终于是下定决心打断他,轻扬下巴示意着他身后的少女:“先不谈这个,长谷部,不打算介绍一下吗?”南里桥略带试探地看着那位少女半掩在帽檐下的脸,感觉有些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是谁。

长谷部闻言这才急匆匆地站了起来,退到一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位身着华丽洋装的少女就轻笑一声,不急不缓地走到南里桥面前来,慢慢地俯下身。

“怎么啦,我们的大小姐这么贵人多忘事啊,怎么会想不起来我是谁呢?”

南里桥半仰着头,帽檐下的那张脸,突然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她张了张嘴巴,如同叹息一般地呓语。

“好久不见……阿姐。”

tbc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