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华弗鱼

因为是十三流写手所以不打预警啦x
瞎几把乱写,全是灵光一现
头像来自空气太太,她太可爱了(危险发言)

我家审神者是童养媳的那点故事 柒

未来的乙女向注意避雷cp鹤婶
婶婶有名字,暂时是幼女
文笔喂狗注意
也许有ooc
日常短小不精悍注意

start→
.
.
.
.
.
.

距离南里桥“偶遇”那个被换作“阿姐”的少女那天已经过去了十来天。南里桥的身体依然保持着小不点的模样,只不过有什么东西在她身上开始变化了。  

她开始不再对自己娇小的身材感到苦恼,反而变得非常乐观积极,连走路都仿佛带风一般,非常轻盈,一看就是心情非常愉快的模样。  

鹤丸看着小主人一转眼就带着笑意的模样,不禁感到有些困惑。于是他在某日偷偷潜入厨房给了光忠一个“惊喜”,打算顺便问问这件事,但是当光忠收到这个“惊喜”之后就立刻把他丢了出去,并且明令禁止他再进出厨房。  

然后鹤丸不由得更苦恼了。他甚至困惑得几乎足不出户,连制造惊吓的心情也没有了。 

“到底是为什么呢……好奇怪啊。”鹤丸唱着脑袋这样说着,不由得发出了今天的第36次叹气。   一旁的大俱利伽罗终于是看不下去准备挥手赶人,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道:“如果你实在好奇的话,去问她不就好了?你不是一直都是这样做的吗?”  

“可是……”鹤丸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大俱利伽罗提着衣领丢了出去,还被收到了难得贴心的忠告。   “在背后打听也问不出什么名堂,不管你在顾虑什么,还是去跟本人问比较好吧。”  

“哦哦,没想到小伽罗也会鼓励我啊!真是感动了!”鹤丸做出很兴奋的模样,然而面前的木门却安静下来,没有丝毫回应了。于是自导自演的鹤丸自讨没趣地耸了耸肩,眼神难得认真起来。 

“……那好。”鹤丸微微握了握拳头。 

  ……

几天后,鹤丸终于重新出现在了正在帮忙收衣服的南里桥面前。这天的她看起来依旧非常愉悦,抱着衣服往回走的同时轻哼着不知名的乐曲。尾音还没落下,某人就吊在房檐上窜下半个身子,妄图给南里桥带来惊吓,却被她笑眯眯地挡了回去。

“没用哦,傻孩子。”南里桥竖起食指摇了摇,准备绕过搞事失败的鹤丸。鹤丸有些挫败地跳了下来,还是不懈地拦在了南里桥面前。  

南里桥见状也只得停了下来,费力地把衣服往上面托了托,挑眉看他。虽然是习惯性的动作,在小小的脸上不免显得有些滑稽。不过鹤丸却表情不变,非常认真地看着她。南里桥也感觉到了鹤丸的不对劲,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得迷茫地回望。

  “……我来抱过去!”鹤丸像是下定决心一样终于有了动作,不等南里桥说什么就接过衣服跑开了。

   “诶……?”南里桥保持着抱衣服的姿势驻在原地,呆呆地也不知道做什么好。  

……到底是怎么了?南里桥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却找不到什么线索,只得准备转身继续找事情做。一转眼却看到一双金棕色的笑眼,这下真的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紧接着就感觉一股大力把自己提了起来。  

“主上,要喝红茶吗?”髭切笑着如是问道,耐心地等着怀里小不点的回答。  

南里桥挣扎了一下发现现在的力气显然无法敌过这人,只得皱着眉头向红茶妥协。  

“……要!”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