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华弗鱼

因为是十三流写手所以不打预警啦x
瞎几把乱写,全是灵光一现
头像来自空气太太,她太可爱了(危险发言)

关于我家审神者是童养媳的那点故事 捌

未来的乙女向注意避雷,cp鹤婶
婶婶有名字,暂时是幼女的身体成年人的心理【。】
文笔喂狗注意
日常短小注意
也许有ooc
start(~ ̄▽ ̄)→
.
.
.
.
.
.

“红茶...和提拉米苏...”南里桥喃喃念着,眼睛不自觉地发出了兴奋的光。

“我...我可以吃吗?”髭切饶有兴趣地看着小不点忍着馋意回头,眼眸亮晶晶的模样,在对方期待的目光下终于吐出几个字,“当然可以啦。”话音刚落,就见南里桥小心翼翼地坐好,然后开始慢慢享用她的下午茶。

髭切也随着她的动作坐下来,端起另一杯红茶淡淡地抿了一口。

“啊...说起来,鹤丸最近很奇怪呢。”南里桥跟着抿了一口红茶,“最近很安分啊,而且感觉有什么话想问我,但是又不想问出口的样子。”

髭切歪了歪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反问道:“上次那个女孩子,是主上的家人吗?”

南里桥闻言看了他一眼,理所当然地点点头。

“那当然了,那是我大姐嘛。之前鹤丸应该是看到了我之前的照片吧,还兴冲冲地说会是一个惊喜呢。”南里桥这样说着,往嘴里送了一口甜点。

“主上跟她感情很好吗?”髭切维持着漫不经心的模样,撑着脑袋问道。

南里桥奇怪地瞟了髭切一眼,继而答道:“那是当然。髭切你也有兄弟,虽然总是记不住兄弟的名字,但终归还是能理解这种心情吧。”

此话一出,髭切并没有急着继续追问,只是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也陷入了沉默。

于是只剩下了器皿碰撞的声音,让南里桥感到有些许不适,只得打破沉默。

“难道说你们都很好奇这件事吗?”

髭切挑了挑眉,有些好整以暇地望着南里桥。

“与其说是‘都比较好奇’...顶多是个别人吧,不过,我不否认我是其中的一员。”

“对我姐好奇吗?现在就在隔壁有的是机会,大可不必如此啦。”南里桥说着,终于喝完了最后一口红茶,“没准以后还会有更加正式一点的见面呢,比较阿姐她现在才刚有近侍,没必要着...”话还没说完,南里桥就感觉被谁从身后拖了起来,强制性地被提了起来离开了地面。紧接着南里桥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尽管少了些平日的嬉闹。

“喂喂,髭切,凡事还是有个先来后到吧,可是我先找到主上的诶。”鹤丸难得地皱着眉头,明显地有些不爽。

南里桥感觉气氛开始有些不对,没等髭切回应些什么,挣脱鹤丸的束缚稳稳地落在地板上,转身拍了拍鹤丸的手以示安抚:“没关系,别生气,髭切只是请我喝下午茶而已啦,现在喝完了,你要问什么都可以啦,我们先去其他地方吧。”这样说着,南里桥简单示意了一下髭切,然后吃力地半推着鹤丸走开了。

被留在一旁的髭切依旧淡淡地笑着。

“茶冷了啊。”他似有似无地恍若叹息道。

而另一边,鹤丸和南里桥终于重新安顿了下来。只不过,某人看起来有些许不爽。

“别闹别扭啦,你想问什么现在也不迟啊,只要不是什么奇怪的问题我都可以回答的。”南里桥盘腿坐下来,舒了口气。

鹤丸把脸靠在倚在桌边的胳膊上,金色的眼睛不自觉地眯了起来,然后闷闷地说道:“我可是被缠着帮光坊收了好多衣服才过来的,现在都晚了这么久了。”

南里桥眨了眨眼睛,学着他的样子趴下来:“还来得及噢,问吧。”

鹤丸望进那双黑色的眼睛,干净到不像话。他假装不经意地转开了头,坐直身子,清了清嗓子。

“你也对阿姐很好奇吗?”还没来得及开口的鹤丸被突如其来的问话顿住了动作,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一阵才有些讪讪地回答道:“算是吧...也不完全是。与其说是对她感兴趣,不如说是...”说到这里,鹤丸迅速地看了南里桥一眼,然后低下头。

“...对你感兴趣,之类的。”

南里桥闻言哑然失笑,反而不解起来:“对我感兴趣?我们都至少相处一年了吧,对我还有什么好感兴趣的?”

鹤丸突然感觉自己的表达能力变得相当有限,讷讷地说道:“...我也不太清楚。”

“不太清楚?”这下南里桥变得更加迷惑,坐起身来,仔仔细细地打量起面前的白发付丧神,“鹤丸...到底是怎么了?我说过了,我可以解答的。”

鹤丸低垂着眼帘,面上的表情在光线不太好的房间里显得不太明晰。他抿了抿唇,终于是下定决心般地,问出了埋在心中最深的问题。

“主上啊...你是爱着你的阿姐的吗?”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