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华弗鱼

因为是十三流写手所以不打预警啦x
瞎几把乱写,全是灵光一现
头像来自空气太太,她太可爱了(危险发言)

我家审神者是童养媳的那点故事 玖

还是、正经的问答时间呐

-一如既往的注意事项:
未来的乙女向
婶婶生理上是幼女
婶婶有名字
文笔喂狗
也许有ooc
短小
还有就是
私设婶婶可以被知道部分名字
每次打一遍好麻烦啊!(划去)
start→
.
.
.
.
.
.

南里桥听到这个问题有些惊讶,不过并未多说,只是简短地回答道:“当然。”

不出意料的回答——只不过没想到会这么坦率。鹤丸闭了闭眼睛,终于还是吐出一口气,决心打破那堵墙。

“我知道...身为审神者,主上你也是很爱...我们的。”他慢吞吞地说着,露出了与平时不相符的迷茫模样,如同走丢了的孩子。

“嗯。”南里桥淡淡地应着,等待着对方的下文。

“...可是这两种爱不一样。”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落下后,鹤丸喉头滚动了一下,沉默了。

南里桥沉思了一会,声线平稳地反问道:“你从哪里感觉出来的?”

问题刚抛出来,鹤丸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思索般地继续沉默,好一会才回话了。

“眼神...和态度吧。虽然主上你也表现得很喜欢大家,可是——”

“可是您,...还是不一样的。”

注意到他难得地用了比较生疏的敬语,南里桥也更加认真地回想起自己过去对他们的态度。在变成小孩子以前她与大部分刀剑男士并没有很亲近,——也许是碍于身份,也许是因为不习惯。变成小孩子也算是制造了一个契机,才渐渐跟许多刃更加熟稔。这么看来,变成小孩也不是件坏事呢。她不易被察觉地叹了口气,没有打断对方的叙述。

“...您,对于我们,应该是没有那么的充满了...那样的...”

他不再说下去。但是南里桥却渐渐明白了他要说的是什么。

——完全的信任与依赖。

气氛有点尴尬起来。鹤丸也无法再说些什么,只看到面前的小少女低垂着头,即使看不见表情,他也能感受到她所带着的与外表不相符的复杂情绪。他也只能撇过头,细细地回味着自己的话语。

而另一边,南里桥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声音、思绪都开始变得清晰。她不知道怎么回答鹤丸的问题,就如同被一无所知却又求知欲旺盛的孩子纠缠住了一般,不知所措。只能凭借本能给予他简单的回答。

“...也许我没有资格这么说,不过在我看来你们的确都是我的家人。”她这样说着,一边在心底慢慢地措辞,“我很爱阿姐,她对我而言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人。因为个人原因我近乎是专职做审神者,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了。现在变成了这副模样,可能的确有时候看起来较以前不太一样吧。”

“我承认,的确是阿姐的出现让我感到安心了许多,甚至觉得保持这副模样也无所谓。至于原因,很抱歉,我暂时不能说,也无法解释。”

“也许比起阿姐我的确没有那么依赖你们——毕竟她是与我相处时间更长的人。我并非不把你们看做家人,也并非不把这里当家。”

“只是我的私人问题而已。也许其他审神者相比之下也会更加信赖亲人,但你要知道,我不太一样。或者说,不仅仅因为她是我的亲人让我对她和对你们不一样。不是这样的。”

南里桥难得不间断地说这么多话,脑子有些昏昏沉沉,只能说出自己最想说的话。她抿唇思索了一会,没有等来鹤丸的发话,这才继续道:

“...也许我现在表述有些混乱,但是以后我会让你们知道我跟阿姐的故事的。总有一天我会完完整整地告诉你们,到那时候如果你还不懂,我会解答你的疑问。”

终于说完了想说的话,南里桥感到有些口干舌燥,却是松了口气。鹤丸一直安静地听着,一反常态地不言不语,像她刚才一样低垂着头,细碎的白发在不明亮的房间里飞扬又落下。

南里桥盯着对面漂亮的发旋想了一会,然后突然跳过了这个话题。

“她是‘渮’,发音和鹤丸的名字很像吧。”这样说着的南里桥,面上带着异样的温柔。只是对面没有回答。南里桥眼睛不眨地看了一会鹤丸如同一个迷惘孩子的模样,渐渐把视线移向开始泛红的外边,继而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稳住身子。

“来吧,该吃饭了。”她没有笑,表情却很柔和。
tbc.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