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华弗鱼

因为是十三流写手所以不打预警啦x
瞎几把乱写,全是灵光一现
头像来自空气太太,她太可爱了(危险发言)

龙与向日葵

我担任审神者的第一年,阿海被一个富贵家庭领养了。
阿海是我的弟弟。领养他的中年夫妇很喜欢他,却很排斥我。
他们说我的眼睛很可怕。也对,我没有患白化病,却生得一头白发和一双红色的眼睛。
更准确的说,是后天变异才对。
阿海被领养的隔天,我就被那只丑丑的狐狸“拐走”了。
而鹤是我锻出来的第三把刀。
现在想来,他能够这么早到来,真是太好了。
他来以后,本丸渐渐地热闹了。
他骗莺丸说地下可以挖到大包平,于是两人坚持不懈地从卧室挖到了厨房;他把三日月的老毛裤换成了大花裙子,把山姥切的被单偷来做了个稻草人;他还带着短刀捅隔壁本丸的蜂窝,还真的掏出了蜂蜜……最后跪坐在歌仙为他写满了“风雅”的深重怨念前听训反省。
然后他把自己打理好,屁颠屁颠地把掏来的蜂蜜和顺手摸过来的桂花糕摆到我面前。
他笑嘻嘻的,眼睛比夜晚的天狼星还要亮。
那一刻起,我就再也忘不了他的笑脸。
他身上有向日葵的阳光的味道。
向日葵是离不开阳光的,可我却是向往雨天的龙。
即便如此,他似乎不在意一般,带着他的太阳,照亮了雨落时阴沉的天空。
习惯真的是种很可怕的东西。就像我习惯了一个人蒙头睡,习惯了害怕那些本不该看见的东西,也习惯了……和他在一起。
我可以说是他从小带大的,很多我自己不了解的东西他都知道,比如我喜欢吃什么,有什么小癖好,他比我更了解。
所以,我想我是完了。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鹤喜欢上了蔷薇。
我不理解,这种只能看不实用的生物,有什么可取之处?
再后来他不知从哪里找来了蔷薇枝,随便一插,蔷薇就疯长了起来,第二年就开了花。满满的粉红色倾泻而下,我感到被迷了眼。
我看着他笑眯了眼的样子,也终是跟着开心起来。
可是我,终于还是属于现世的人。
当我得到那个命令的时候,我知道我回不来了。
但我只是告诉本丸不包括鹤的大家,我要出一趟远门,也许会有人来接替我,也许不会。我也许会回来,也许就在远方定居了。
短刀们哭的很厉害。可是我没有办法说出安慰的话。真相比谎言更加残酷。
走的一天我难得地穿了平时嫌麻烦的巫女服,非常仔细地梳妆好跟他告别。
我第一次这样打扮自己。也许是应了那句话,女为悦己者容。
他问我,你最喜欢什么?
我沉默了很久。
我一直都很愚笨,连自己的喜好都不清楚。
但是我知道的是——
我喜欢鹤。
所以我说了。
我忆起了他问我真名的场景。
于是我告诉他,我叫泷。
笼是不可以囚禁鹤的。
所以我把自由还给你,还给你们。
对不起我说了谎话。
可是到最后让你看见的是我最漂亮的样子,真是太好了呢。
谢谢你的向日葵曾为一条不属于这里的龙而开。




我是丸子。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好好地表达出来,我的表达能力并不是很强,不过我尽力了。
这次是婶婶视角,其实很想把这个故事表达完整,下次就写弟弟视角好了。
婶婶不善言辞,却写了一封情书呢。
下次我也要给鹤丸写情书。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