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华弗鱼

因为是十三流写手所以不打预警啦x
瞎几把乱写,全是灵光一现
头像来自空气太太,她太可爱了(危险发言)

礼物①

乙女向注意避雷
找灵感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虐,但是努力地抓住了那一分甜
反正都是那些狗血的小故事
可能有ooc
中间自带吐槽注意
文笔喂狗注意
请开始吧~→






再过不久就是鹤丸来到本丸的一周年纪念日了。鹤丸好歹也是本丸的老刀了,不有点表示也说不过去。

骨喰的礼物是我刻的一张面具。鹤丸碰巧看到了,露出很羡慕的表情。

我思量着要送他什么礼物才好。再送一张面具显得老套。

不过更让人苦恼的是以什么样的方式送出去。

因为自从他送了我那盆冬紫罗后,我就不太知道要怎么和他相处了。尽管我安慰自己,没准他不知道那花代表着什么呢。

然而我还是有些不知所措,硬是想不起我以前是如何跟他相处的。

我凭借我天生的面瘫脸自以为跟他相处得比较如常,其他刃也都没有发现异样,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鹤丸出奇的敏感,没过多久就觉察到了不对劲一般,也变得反常起来。

那一段时间本丸清静了许多,我却觉着少了点什么。我有些后悔,责备自己不该多想。毕竟这应该算是我的错。他只是出于好心想安慰我而已,也并没有做错什么。这样想着,更愧疚了起来。于是考虑着要不要厚脸皮一把蹭出去道歉。

然而后来事情的发展却实在出乎我的意料。

几天之后鹤丸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样,变回了以前的样子,不一样的是他变得特别黏糊,我做什么都喜欢跟在我身后。

几天下来我们之间的对话基本都是这样的:

你跟过来干嘛?

我想跟你多待一会……

……我要去洗澡。

那我就在浴室门口等你。

……

我庆幸他没有说出什么更出格的话,否则我可能会放飞自我跟他干一架。

但是他在我面前时乖顺的模样却让我更加苦恼起来。

说我对他没有好感是假的。我做审神者有部分原因就是他。他的阳光吸引了我,——像这种既不沉闷也不过火而且还很好看的男孩子某种程度上来说简直就是理想型。然而这种好感并没有上升到喜欢的地步。毕竟我有另外喜欢的人。

(而且种族不同要怎么恋爱【划掉】)

可是我却发现一个略显可怕的事实。我竟然并不反感他的纠缠。也许换作其他人我早就干翻他了。也许是我喜欢热闹的缘故。也许还有其他的原因,不过我没敢再想下去。

既然经常一转头就可以看到,那么不经意地把礼物送出去应该也不是件难事。我这样想道。

于是我真的在当天假装不经意地把礼物送了出去。那是一对银白色的耳钉。做这对耳钉时花了我好一番功夫。还找了大俱利打下手。

(大俱利真是心灵手巧啊【划掉】)

之所以送这种东西,大概是因为他总是穿着白色的和服,让人总有一种不真实感,好似他并不属于现在一样。这种感觉让我莫名不舒服,于是便想在他身上添加一些现代的元素。

他收到的时候有一瞬的惊讶,紧接着变得很开心的样子。他把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问我:给我的哦?

我总有种他要开心得飞起来的错觉。于是忍不住瞟了他一眼,觉得他那一口白牙白得有些反光。

我假装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偷偷看他的反应。

他跳起来,立即吵吵着要打耳洞。我看了看他圆润的耳垂,总觉得有些可惜。

而他似乎感受到了我的视线,凑到我面前来,金色的眼睛耀眼得我不敢看。然后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扳过我的脑袋,迫使我跟他对视。

啊,太近了,鼻尖都要碰上了。

他用手指轻轻摩挲我的脸颊,我敏感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感觉脸慢慢地烧起来了,一时间忘了反抗。

他咯咯地笑起来,眼睛弯得像三日月眼中的月牙。他见我有了动作,连忙退开,双手抵住我的攻击。

呐,要不要很晚一起去打耳洞?你右我左。他的声音都带了愉悦的音调。

我不敢说话,只是给了他个白眼。

后来我当然也没有打耳洞,而鹤丸却是果真只打了左边。我总觉得这是一个伏笔。

我看着他带着那只意外的适合他的耳钉,更觉得他白得过分了。

那之后他更喜欢黏我了,并且时不时给我一个“惊喜”。

即使我心情低落到了极点摆脸色不说话,他也好脾气地对我笑,左耳上的耳钉闪闪发光。

我实在忍不住问他,你难道不觉得我坏脾气吗?

他笑嘻嘻不正经:你开心和不开心看起来有什么区别吗?

我一脚踹了过去。

然后他眨眨眼睛,金色的流光晃了我的眼。

他许久没有说话,最后才是慢吞吞地开口,一字一顿,口齿清楚。

因为你看起来很寂寞啊。

我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觉得像太阳一样不能直视了。

我侧过脸,不知道为什么眼泪突然就掉下来了。

……你的耳钉太晃眼了。我小声道。

然后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一本满足。
为什么是①?因为还有其他的礼物。
说实话上次还没有想好婶婶的名字,最近想着确定下来了。我不管我要说出来,婶婶叫南里桥。
其实我是真的想虐【虽然写不好就是了】

评论(2)

热度(29)